量产轮毂电机下线,泰特能否重新定义独角兽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1-20 15:19:35

4月28日,在北京举行的国际车展如火如荼,新能源和智能互联网对联几乎成为每一个展位的主题。与此同时,一件可能改变世界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事情正在悄然发生-泰特的首个大规模生产的枢纽电机(v1.1)驱动桥总成已在湖北荆门工厂下线。“我的理想是创业。”湖北泰特机电董事长陆超在离线仪式上说。在他第一次率领一个团队访问荷兰核心汽车公司电子牵引车不到一年半之后,在湖北泰特宣布在钓鱼台全资拥有的合并后不到一年半,中国将开启全球枢纽电机产业化的时代。并购后,泰特速度继续处于发展阶段。“我们已经完成了枢纽电机装配线和电机性能测试室的建设。目前,我们有一个小的月生产能力100台。到第四季度末,我们将把生产能力提高到每年5000台。2019年,我们将开始第二阶段的产能增强建设,到2019年第四季度,我们将达到每年1万台生产能力。”在演讲中,泰特机电总裁贺军描述了泰特式的创业进程。荷兰电子牵引车成立于1981年,经过37年的专门研究和开发,已成为欧洲最大的轮毂电机驱动轴总成制造商,拥有200多项发明专利。该产品已在欧洲8个国家的11个城市的公共汽车上使用。组装他们的产品的200辆汽车已经在路上运行了九年,性能可靠。在世界枢纽电机公司中,这是唯一家经过多年实际道路状况测试的企业,可被视为行业领先者。但是欧洲市场太小了,电子牵引车的负责人告诉媒体,选择被中国人收购的原因之一是中国政府有决心和强大地推广新能源汽车,并且只有根植于巨大的中国市场,才能尽快实现枢纽电机的大规模工业化。

此网络的数据图表

2016年,在汽车齿轮行业深耕20多年的吕超,听说这家新能源汽车高端核心零部件翘楚要出售,以接触两个月就迅速完成100%股权收购的速度,击败包括大型国企在内的多家竞标对手,震惊了行业,被媒体称为“上演速度与激情”。 并购完成的一年半以来,速度与激情持续上演。泰特机电完成了荷兰、上海两地研发的布局,并针对中国市场的新能源商用车客户进行需求调研,结合全球市场情况,在原欧洲V0.3版产品的基础上,开发“技术更先进、性能更优异、适用车辆范围更广、成本更具竞争力”的V1.1新一代轮毂电机驱动桥系统总成,即这次下线的产品。“我们在这一年半,经历了市场调研、产品技术方案设计、原理样机开发试制、设计样机开发试制与样机的台架与整车试验验证,到当前国内轮毂电机生产线建设、中国本地化供方的开发、产品样机的试制等等一系列工作,这也体现了泰特公司的快速度。”何君正说。 目前,泰特基于“e-Motion”轮毂电机驱动产品技术,已形成了4个系列的轮毂电机驱动桥系统总成产品:新能源客车平台产品、新能源商用卡车平台产品、新能源机场摆渡车平台产品、新能源特种车平台产品。 用“四个同时”加快产业化进度 完成并购时,虽然业内都认为轮毂电机是颠覆性的技术,且是未来发展趋势,却对多久能实现产业化存在巨大争议,大多数认为还需要5-10年。但是,嗅觉敏锐的资本已经先行。同样在2016年,万安科技、亚太机电也相继入股了轮毂电机企业。不过,100%属于中国人的轮毂电机企业,只有湖北泰特机电这一家。而且,泰特机电是唯一一家生产有实际道路运行经验的世界领先产品。 即便现在,依然有不少人认为轮毂电机技术过于“前瞻”,2025年以后才有产业化的希望。令吕超骄傲的是,在此背景下,泰特机电的第一台量产轮毂电机V1.1产品成功下线了。虽然经历过“前瞻者”的孤独和艰难,但他觉得,能由中国人整合全球资源,在高端核心零部件上实现技术突破,一切付出都值得。“泰特机电用‘四个同时’的战略,快速推进了轮毂电机产业化。”吕超说。 第一个“同时”是荷兰与中国两地同时作战,实现1+1>2。泰特机电荷兰公司总裁谢希贤告诉记者,V1.1的开发设计、设计样机的制造与测试验证在欧洲研发中心(荷兰e-Traction公司)进行,同原欧洲V0.3版产品比,电机长度与直径均减小12%,重量减轻7%,峰值扭矩提升70%,电机功率提升32%,性能得到大幅度提升,完全达到项目设定的各项设计指标要求, “荷兰的工程师非常专注、敬业,每当有新的研发任务来,他们都非常兴奋。” 他说。湖北泰特机电位于荆门的工厂,则进行轮毂电机与驱动桥机械系统构件的过程开发与量产,此次下线的轮毂电机在中国实现本地化生产后,比原欧洲生产的V0.3版电机成本降低50%以上,也基本达成项目设定的成本目标。 性能的快速提升和成本的快速降低,正在让轮毂电机以出乎行业预料的速度获得市场响应。泰特机电的第二个“同时”是,用双品牌TeT 和 e-Traction同时开拓国内与国际两个市场。其中,荷兰e-Traction公司负责国际市场开拓与运营,湖北泰特TeT公司负责中国市场运作。 为了市场应用推广,泰特在进行产品研发的同时,同步进行国内外市场前期开拓,这是第三个“同时”。据介绍,泰特已经在国内与多家新能源整车企业进行了技术对接并将进行样车的安装与验证,产品将会应用于城市公交车、机场摆渡车、城市物流卡车、新一代的中运量多节式公交车等。在国外,泰特正在与加拿大的重卡公司就混合动力卡车、欧洲的无人驾驶卡车、印度的纯电动客车、美国的纯电动校车等客户进行合作。 第四个“同时”是汽车业与其他行业应用同时推进,快速实现产品多样化,目前泰特正在与世界著名的电梯公司就将V1.1产品应用于高层建筑的新一代电梯进行合作。 重新定义中国的独角兽企业 吕超在朋友圈中曾对轮毂电机的优势进行了连续阐述,他说:轮毂电机作为分布式直驱系统技术,与智能驾驶是绝配,能使电动车节省30%电池,综合成本降低15%,噪音达到75分贝以下,且100万公里免维护,是低地板公交车性价比最高的电驱动桥总成方案,也是越野车、军工车辆高通过性的最佳方案。 对于湖北泰特,吕超的信心来自拥有世界领先的分布式驱动电子差速系统技术。“湖北泰特是新能源汽车分布式驱动桥总成系统供应商,与电机行业是系统与总成的上下游产业链关系。”他说,“采用轮毂电机驱动桥总成,将去掉变速箱、差速器、传动轴,能节省近300个零部件,可靠性极强。” 有意思的是,在这次下线仪式上,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提到要重新思考“独角兽”。话题是由豫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邵博引起的,他说:“我们应该重新思考什么是独角兽公司,我认为判断标准不应该是市值,而应该是具有世界领先技术的公司。”此次下线的这台轮毂电机,是第一台中国产的商用车轮毂电机,也是全球第一台低速大扭矩轮毂电机,并将成为全球首批量产的轮毂电机。邵博认为,这说明泰特机电已经处在全球领先地位,未来两三年将成长为“独角兽”。 中欧经济技术合作协会副会长兼自主汽车协会会长李庆文认同邵博的看法,并进一步进行了阐释。他认为,独角兽企业应该具备5个特征,首先应该是高科技公司,同时,技术要有颠覆性、全球领先、不可复制性、拥有巨大的市场成长空间。不久前,有一份号称科技部认定的“独角兽”企业名单流传,上榜者中有很多“模式创新”型企业,这份名单饱受质疑。在中国的风口热衷“模式创新”的时代,中兴芯片门事件让国人开始反思,靠模式性创新,能让中国核心技术不受制于人,且保持难以超越的状态吗?资本和舆论,到底应该追捧什么样的企业、什么样的创新?李庆文认为,泰特的轮毂电机不仅占领了全球技术的制高点,而且是第一家具备产业化能力,并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业务的轮毂电机生产商,具备新定义的独角兽特征。 “轮毂电机的产业化,将改变新能源汽车的构造,改变产业链格局。除了汽车行业,轮毂电机还有其他广泛用途,未来拥有万亿级的市场。泰特机电将率先打开这个市场,具有非常大的成长空间。”吕超说。所谓“伟大”,并不是浮夸的市值,立志让一家拥有颠覆性技术的中国公司成为世界高端科技独角兽,就是一个“伟大”的梦想。
发表